回家的路一直都在

即使經過這麼多年,惠君主任仍記得阿昇小時候的樣子。

在所有的孩子裡,阿昇的擁抱特別大力,不惜插隊也要搶著放學前跟她擁抱,用他那雙瘦弱的小手用力地、緊緊地抱住她。在惠君主任的眼中,阿昇就是個需要關注的孩子,單純,笑容靦腆,常因為愛說話而被罰站,然而那其實也只是因為渴望關愛。

中途離開基地的孩子  

阿昇的爸爸常常進出監獄,阿昇小時候都是阿嬤照顧,轉介到秘密基地的時候,阿昇還只是一年級。
有一天,常常不在的爸爸出現了,家裡開始多了爸爸的江湖朋友,講話的方式、行為舉止都和一般大人不一樣,沒多久,升上小學五年級的阿昇漸漸地不來基地,惠君主任家訪時也找不到阿昇,才知道他跟著爸爸在宮廟陣頭打混,阿嬤過世之後他們也搬家了,主任從此失去跟阿昇的聯繫。

不同時空下的偶然相遇

再聽到阿昇的消息,是從正在看守所服替代役的宣宣老師那兒聽到的。

阿昇因為打架被送進看守所,17歲的他身上多了些刺青和傷疤,渾身帶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,問起他最記得誰,他說是惠君主任。

沒多久,惠君主任就真的在路上遇到阿昇,阿昇一看到她,就把頭低下來,把握住可以關心孩子的機會,基地主任立刻快步上前跟他說話。

「都好嗎?怎麼不回來基地看看大家啊?!」惠君主任說。
「我不好意思啦。」阿昇說。
「要記得回來,基地的門永遠為你而開。」惠君主任看進阿昇的眼睛說。
阿昇點了點頭。

一份永不過時的約定

再次遇到他,這回反而是阿昇主動先跟惠君主任打招呼,即使一旁嚼檳榔和滿口髒話的同伴要瞎鬧起鬨,也被他吆喝制止。

看到好久不見的阿昇,基地主任內心湧上一股情緒,離開的孩子就像斷線的風箏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遇到。

「我可以抱抱你嗎?」惠君主任說。
「好。」阿昇愣了一下回答。

這瞬間她好像看見小時候的阿昇,雖然那曾經瘦小的雙手變大了,卻是和小時候一樣緊緊用力,她跟阿昇說:「一定要回來喔!主任媽咪永遠愛你。不管怎麼樣,有一個家等你回來。」

從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就來到埔里的主任媽咪,帶著一份承諾和愛走到今天,這條路還持續地走著
 

看著孩子的眼神,看見了安心
 

一個擁抱,一份力量

 
回上頁    
服務時間:
週一至週五 早上9:00~下午6:00
TEL:02-3322-2295 FAX:02-2356-8332
100台北市中正區仁愛路二段34號2樓之1
版權所有 ©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