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的孩子,沒有一定的樣子

不是因為長大而離家


住在山上的拉布,今年要升國中,因為學區學生外流嚴重,民國84年8月教育局裁撤山上分部,從此這裡沒有國中,這邊的孩子國小畢業就必須下山就讀,如果沒有父母或親戚在山下接應,這些孩子就要住校,提前面對一個人獨立生活,等到週五放學,再由家人下山接回部落。

不只是拉布的學校如此,在台灣的一些原鄉地區,因為青壯年人口外移,導致當地的學校招生不足而逐漸廢校的情形也非常常見。
 

無法被取消的祝福


六月原是驪歌輕唱的季節,往年除了學校畢業典禮,基地也會為孩子舉辦歡送會,除了慶祝孩子完成一個階段的學習,也因為孩子即將離開山上,每天在眼下看著的,之後要很久才見得到面,不讓感傷留在孩子的記憶裡,音樂和舞蹈是部落最熟悉也最擅長的祝福方式。

今年五月開始,學校和基地配合防疫停課,到六月疫情延燒,教育部取消各級學校畢業典禮,歡送會也只得取消。

疫情下,只有愛和心意是最不受影響的,基地老師要給拉布的畢業禮物和卡片早就準備好了,只是會晚到一點,等疫情警戒降級,就可以去山下找他,或許再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,再聽一次昆蟲人的最新發現。
 


把心打開的昆蟲人誕生


「回想起拉布一年級時剛到秘密基地報到的模樣,他不太愛說話,也不太喜歡寫功課,常常會默默躲在桌子底下,不發一語低著頭,要又說又勸的才願意坐回到椅子上,勉勉強強寫幾個字,然後坐著坐著,思緒又放空到不知道去哪兒了⋯⋯」基地老師說。

一直很少有特別反應的拉布,因為甲蟲,才把心又多打開了一點點。

在山上,要在路上撿到的甲蟲,可能不是太困難的事,但是有甲蟲爬來爬去的教室,可能也只有基地才有。

那天基地老師把撿到的甲蟲帶到教室,小甲蟲就在基地教室裡慢慢地爬來爬去,原本呆坐在位子上的拉布還在茫茫的作業海中漂泊和掙扎著,然而下一秒,他像是漁船上的雷達偵測到魚群的蹤跡一樣,眼睛突然亮了起來,直盯著甲蟲的一舉一動,小甲蟲爬到拉布的座位底下,他馬上趴下去溫柔地護著甲蟲,小心翼翼地伸出手,讓甲蟲慢慢爬到他的手上,臉上露出了一種從沒看過的微笑。

拉布開始畫大大小小、細節入微、不同種類的甲蟲,跟老師分享他的最新發現,從「拉布專家」的解說中,基地老師感受得到孩子心裡的快樂,拉布雖然仍是安靜靦腆的孩子,但當他拿出自己用鉛筆畫的各種甲蟲時,他身上閃耀著的是魯凱族人身上對自然的崇敬和對大地的敬仰,從此拉布在秘密基地就有了新綽號—「昆蟲人」。
 

部落的傳承  多一點靈魂的魯凱人


秉著對每一塊土地的尊重,山上的秘密基地,除了課業中均衡發展,部落的學習也是很重要的民族教育,例如週三下午的傳統歌謠課,老師能把祖先的智慧,山上的故事,內化教導給孩子,讓孩子在日常生活中有更多屬於自己的意識與認識。

「我覺得魯凱族對我來說就是生命,沒有魯凱族的文化、傳說、技藝,就不會有我的存在。」他還希望未來有一天,自己能蓋出一棟純石板屋,沒有任何水泥黏接、只有石板的屋子,眼神炙熱的拉布說:「那會是最棒的房子」。

拉布從國小一年級開始,到六年級的下課後都在基地度過,非常喜愛大自然的拉布,除了昆蟲以外的動物也都非常喜歡,雖然在課業上有時會令老師擔憂,但老師相信,保有一顆懂得愛護動物的心,親近自然的純粹,將陪孩子走出自己的路,愛畫畫也好,喜歡甲蟲也好,就是山裡孩子真正的樣子啊,就像魯凱族的傳說那樣,在雲豹和老鷹的帶領下,百步蛇與少女找到可以平安久居的家鄉,有了大地的給予和疼愛,山的孩子就會走出自己的路。
 

來自台北「伊娜們」的祝福


親愛的拉布,今年你就要下山,離開秘密基地,我們很榮幸地參與你的成長。六年來,你就像你愛的昆蟲一樣,從小小脆弱的,隨著時間成長,長出力氣,也長出強大而溫柔的心,看在我們眼裡真的很感動。

要記得不管遇到什麼事情,記得有秘密基地這個家讓你回來,記得有愛你的老師和弟弟妹妹們,還有把你當偶像的台北基地的「伊娜*們」。

一切平安喜樂。

 

*「Ina 伊娜」在魯凱族語的意思為媽媽或和媽媽同輩的的女性長輩通稱,如阿姨、嬸嬸等。「Ina」在許多族語中,就是母親的意思,包括:阿美語、卑南語、雅美語、邵語、撒奇萊雅語。平埔族中的道卡斯族則稱母親為「伊阿」。

回上頁    
服務時間:
週一至週五 早上9:00~下午6:00
TEL:02-3322-2295 FAX:02-2356-8332
100台北市中正區仁愛路二段34號2樓之1
版權所有 ©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