紙箱男孩的真實色彩與他的斜槓日常

陽光盛情的南台灣正午,踏進秘密基地的教室,有個頭上戴著紙箱的孩子特別醒目。教室裡還有一種曬得暖烘烘的紙箱味,和一陣陣不知道從哪裡發出的「咳…咳…咳…」聲響。

遇見紙箱男孩

他,就坐在老師正前方的位子,邊用膝蓋頂住課桌,把桌子抬得半高,邊在紙箱影子底下寫功課。頭上紙箱看起來有點小,半掩住他肉肉的臉,跟他說話要先掀起箱子,然後才能進到紙箱裡—他的世界,而那一陣陣「咳…咳…咳…」的聲響,原來是他喉嚨發出的聲音。

他叫阿哲,剛升五年級,被診斷出有妥瑞症的孩子。

寶座上的紙箱男孩

妥瑞症的孩子體內有種能量消耗不掉,不自主透會透過一些短暫、重複的聲音或動作反射出來。「眨眼、打嗝、擠眉弄眼、發出怪怪的聲音。對阿哲這個孩子,早已見怪不怪了。」老師說話的表情裡閃過一絲不捨。

阿哲來秘密基地後,老師慢慢覺察他特別在學數學的時候很會舉一反三,反應力及理解力都特別地好,卻不知為何總是無法反應在他的成績上,老師原以為只是他粗心大意,沒有耐心仔細作答,後來才知道為了治療妥瑞症,阿哲每天都必須吃藥,是藥的副作用讓他注意力無法集中,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分散他的注意力,還會常常想睡覺。

老師為了讓阿哲專注在功課上,決定把他安排在那個大家說是「寶座」的第一排座位,同時和醫生、家長討論調整用藥的時間,避開吃藥後的副作用影響學習。漸漸地,阿哲的字從「蚯蚓」變成「立正的國字」,學習細心專注、練習看完全部題目再慢慢作答,各科成績都開始有起色。

愛的形狀常常千奇百怪…卻是愛ING

每週三的點心時間,孩子們都搶著箱子內的鋁箔包飲料,阿哲則是第一個跟老師要走要帶回家給大伯的飲料紙箱。老師說:「阿哲跟我要走紙箱後,就拿來玩,戴在自己和同學頭上。」

大伯和阿哲住在一起,他聽不見也不會講話,平時靠著資源回收賺一點零用金,多一個紙箱就是幫大伯賺一點錢。外表上看起來是小孩戴紙箱寫功課的搞怪舉動,內心是成熟小大人要幫大伯的心意。

原來,這才是紙箱男孩的心。

小幫手的斜槓養成過程

每一天放學鐘聲響起,老師們進進出出忙著準備當天的營養點心,阿哲是老師最好的小幫手,他也喜歡幫忙同學,享受被需要及肯定。

而自從在老師關愛的「寶座」上得到肯定和學習動力,有時,在完成自己的功課後,阿哲會教一年級的學妹,他會坐在旁邊陪她慢慢地一遍遍念著出注音符號的拼音,雖然有學習障礙的學妹學得很慢,他會不厭其煩地教著,就像他在「寶座」時老師對他那樣。

這就是阿哲,剛升五年級,被診斷出有妥瑞症的孩子,他是一個頭戴著紙箱發出怪聲的男孩,也是一個懂事體貼的小幫手。

 

我都戴這個寫功課,大力推薦你也可以試試看XD

 

老師再見!同學再見!大家明天見,再見!

 

大家都想圍在紙箱男孩的身邊,一起閱讀與學習



回上頁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
服務時間:
週一至週五 早上9:00~下午6:00
TEL:02-3322-2295
FAX:02-2356-8332
100 台北市中正區仁愛路二段34號2樓之1
版權所有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