宗良(前)的舞蹈天分在秘密基地被挖掘,在培養四年後,阿美族少年的自信,躍然舞姿。照片由今周刊提供

三坪鐵皮屋裡的原舞者
在貧困中被看見跳舞天分,「但可以賺錢嗎?」


十五歲的宗良準備上舞蹈課。所謂「準備」,也僅是把舞鞋往手中一握,就出門。

在三坪大的家中,一家七口,一張摺疊桌,吃飯兼寫功課,木板隔間,懸吊一盞燈泡,五歲與七歲的妹妹躺在地板發呆,偶爾搖晃一下燈泡,這是她們唯一的玩具。

沒有電視、電腦, 門口掛著的月曆停在二○一○年,時空彷彿凍結這個家庭。
「國文課本中,家徒四壁,真實出現在你面前。」郭祐慈是豐榮國小老師,五年前在新馬蘭復基部落創立課輔班(現為快樂學習協會南榮祕密基地),宗良當時小三,是首批孩子。

「宗良是家中五個小孩的老三,爸爸酒駕常出入監獄,全靠媽媽在民宿擔任清潔工為生,兩個姊姊有智能問題,無特殊治療,國中開始因多重障礙併發精神障礙,常進出醫院治療。」

「宗良在小學被編入資源班,他剛來時,像隻嚇壞的小動物,縮在教室一旁。」郭祐慈回憶,但每當部落聚會跳舞時,宗良天生肢體柔軟與節奏感散發出的光芒,令旁人看了都陶醉。

「也不知道為什麼,每次跳舞完,心情就很快樂。」宗良講話緩緩細細,明眸如月,陰柔細緻的特質,讓他在學校一度被同儕排拒。


一家7口住在3坪大的空間,摺疊桌是唯一家具,等宗良做完功課,全家才能睡覺。照片由今周刊提供

資源有限,與現實拉扯的夢想

「這孩子有天分,要讓他在舞蹈中找回自信。」郭祐慈在屏東開民宿的朋友來祕密基地參觀,看到宗良舞姿,決定資助他到舞蹈教室學舞蹈,至今長達四年。

「想當舞者嗎?」宗良靦腆地笑了笑,今年夏天,他第一次在台東體育館看雲門表演,十五歲少年的觀舞心得:「每個舞者看起來都不搶眼,但集體表現卻很震撼。」

「但,當舞者可以賺錢嗎?」宗良自問自答起來:「長大後,我想要先賺錢,這樣才能照顧家裡。」假日舞蹈社練舞後,宗良趕忙收起舞鞋,套上雨鞋,跟著媽媽去打掃民宿。

郭祐慈老師對宗良的答案不陌生:「這邊的小孩,被問及長大後做什麼?不是科學家也不是音樂家,而是快點賺錢。」

兒童福利聯盟去年的弱勢家庭年收入調查,八成以上的家庭月薪在四萬元以下,其中近三成六不到基本工資,跌落貧窮線之下。

天分與現實拉扯著孩子的未來。郭祐慈說:「台東資源有限,希望透過台北有心人士,有更多元的舞蹈訓練,讓宗良未來工作可以融合天分,當他有謀生能力,才能帶領這個家走出被貧窮拋落的輪迴。」


「只要保持學習的好奇心,再弱勢的人生,必能翻轉,持續前進!」快樂學習協會理事長吳念真(左),到台東與愛心騎士會合,陪同參觀孩子們的秘密基地。照片由今周刊提供

幼時曾被拉一把的助人者
吳念真:靠角落的每個人,才能長出力氣


「我們都在某種機會中被啟發,讓自己的力氣長出來了。」快樂學習協會理事長吳念真導演回憶,自己成長在山坳處(金瓜石山城),也有過自卑的童年,國文老師借他一本世界童話故事,並把他的作文拿去比賽。

有一天朝會校長宣布:「五年級的吳文欽(吳念真本名)同學作文得了第二名喔!」國文老師把世界童話交到他手中,並跟同學宣布:「台北有很多小朋友參加比賽,但吳文欽得了第二名,以後大家可以找他借書看。」

當初在山谷中受到鼓勵的吳文欽,日後成了台灣文壇的吳念真。

他感嘆:「每個小孩都是台灣的未來,力氣不是靠菁英的累積而出,而是角落中的每一個人, 正常使出力氣,台灣才能真正長出力氣來。」

「陪伴孩子,是不能下車的承諾」


去年《今周刊》製作《為孩子點一盞燈》秘密基地專題,報導弱勢家庭孩子面臨的困難,獲得許多迴響及支持。今年以《孵夢》為題,再次走訪孩子的秘密基地,在各界協助和課輔老師陪伴下,弱勢孩子的人生道路逐漸開闊,並擁有築夢的機會。
為感謝大家的熱烈迴響,今周刊特別開放《孵夢》雜誌全文,歡迎大家線上閱讀、分享完整報導!
線上閱讀全文: https://goo.gl/EYL1g8

服務時間:
週一至週五 早上9:00~下午6:00
TEL:02-3322-2295
FAX:02-2356-8332
100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2段59號5樓
版權所有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